第六百零一章 顺者昌、逆者亡(一)

成化元年四月,京师。

初夏已至,此时的京城很是炎热,夜晚的大街上没有半点凉意,就连吹过来的风都是闷热的,让人很不舒服。

此时京营前军参将徐茂成的宅子门外突然闪过几个黑夜,只见这几个黑影身手矫健,几个腾挪之间便踩着墙边的落脚处翻过了院墙。

没过多久,宅子里便传来惊恐的叫喊声和怒吼声,紧接着便火光咋起,徐茂成的府中一阵巨响过后,好几处屋子都被火球包裹住,顿时化作了一地瓦砾。

爆炸过后,整个宅子很快便陷入了寂静,死一般的寂静,周围的邻居也是紧闭门窗,没有一个人敢上街查看一下。

忽然,两个黑影狼狈不已的打开了后门,一转身便窜进旁边的漆黑胡同里,不见了踪影。

“快!给我围上,不得放跑了贼人!”

仅仅不到半个时辰,北镇抚司指挥使门达便怒气冲天的带着大队锦衣卫赶来,将京营前军参将徐茂成的府邸团团包围,一队队锦衣卫冲进了还在火光之中的院子,开始四处查看起来。

“启禀大人!徐参将已经身死,身上伤口四处,其中一处为火铳所致,为致命伤……”

“启禀大人!府中没有发现活口,徐参将府上二十八口全部遇难……”

“启禀大人!府中发现三具不明尸体,应该是前来行凶的歹人,但已经被人毁容,并且投掷火中,现在已经无法辨认!”

听着手下锦衣卫的逐一禀报,指挥使门达的心急剧下沉,脸色也是变得铁青。

巨大的爆炸声在黑夜之中传开,几乎整个南城都清晰可闻,驻扎在城内的龙骧军将士顿时行动了起来,龙骧军左营参将白玉兴立即带兵封锁了整个京城,右营参将陶吉新也是率兵封锁了皇宫各门,并且派兵护卫刘君韬。

听到消息的刘君韬也是错愕不已,立即派人通知门达:立即带着锦衣卫出动,查明情况!

此时门达还清楚的记得,龙骧军右营参将陶吉新前来传令的时候,明明白白的将刘君韬的原话告诉门达:此时京城内出现爆炸声,不管是什么情况都是北镇抚司的失职,如果不能及时查明情况,并且处置完毕,门达就等着撤职查办吧!

一想到这里,门达便冷汗直冒,现在情况急剧恶化,不但发生了爆炸,而且一个京营参将还全家被杀,自己现在还看不到任何的头绪,这可是要坏事的!

“将所有尸体带回去,封锁这里,不准任何人靠近!”

“立即排查周围的百姓,一户也不能放过!”

“周围所有的街道、胡同,全部查看一遍,不得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门达咬着牙,下着一道道命令,心中也在盘算着,自己见到刘君韬和成化帝之后,要如何禀报此事。

虽说京城内除了凶杀案一般是现有顺天府接手,但如此恶劣的案子,不但是灭门案,死的是京营参将,而且还涉及震天雷、火铳这样的军国利器,显然不是一般的民间案子!凶手不管是谁,能够带着震天雷、火铳进入京城,还能作案成功,就已经说明北镇抚司疏于防范,已经是失职了!

此时门达心烦意乱,对着手下人大吼道:“两天之内必须查到线索,否则你们都要倒霉,要倒大霉了!”

周围的锦衣卫也是打了一个寒颤,脚下的步伐也是加快了几分。

突然,东面的夜空中闪过一阵亮光,紧接着便是一阵巨响传来!

门达惊恐的望着东面的夜空,心脏猛然跳动着,周围的锦衣卫也是纷纷愣住,目瞪口呆的看着东面,全都傻了眼。

“留下二十人守在这里,其余人随我来!”

门达大吼一声,声音异常嘶哑,甚至都不像是人声。

大队锦衣卫跟在门达的身后,朝着东面赶去,众人在夜色中狂奔着,穿过了几条大街来到了前门大街的一处宅院外。

看着宅院大门上的陈府匾额,门达只觉得头晕眼花,差一点就一头栽倒在地了。

这里是京营副将陈继勋的府邸!

此时,陈继勋的府中同样是火光冲天,大门更是大敞四开,可以接着火光看到院子里已经横七竖八的躺着不少人,院子里满是鲜血!

“愣着干什么?捉拿贼人!”

门达此时已经没了沉稳,大吼一声便拔刀冲了进去。

此时凶手自然不可能还在院子里,但是门达已经顾不上这些,只想着冲进去转一圈,万一能够撞见一两个还没逃走的贼人,自己在成化帝和定襄侯面前还能说上两句,否则什么都没用了。

门达带人在宅院内转了两圈,连个鬼影都没见到,只有几十具尸体,发现的四具可疑尸体同样被毁了容、丢到了火中,已经被烧成了焦尸,无法辨认。

门达傻傻的站在院子中央,周围的锦衣卫纷纷手忙脚乱的开始勘察,场面很是混乱,但却远不及门达心中杂乱。

就在这时,顺天知府带着三班衙役赶来,几十号衙役涌进院子,开始驱赶正在勘察的锦衣卫。

门达大怒:“干什么!锦衣卫办案,谁让顺天府的人来的!”

顺天知府名叫申辉,四十多岁,笑着说道:“有劳指挥使深夜前来!按照大明律,这京城内的案子理应由顺天府稽查,如需北镇抚司出手,想来朝廷会有所指令的,还请指挥使稍安勿躁,先回去等候陛下的旨意吧!”

门达刚要怒吼,心中猛然一惊,眼下这个案子可很是棘手的,但顺天府非但不躲,反而自己凑了过来,其中必有缘由!

但是门达想了一下,自己可是自身难保了,不如顺势退出去,也许还能有所缓和,不过门达也知道自己可不能就这样灰溜溜的走开,否则定襄侯绝不会饶了自己。

门达对身边的一个百户使了个眼色,那百户微微点头,急忙跑了出去。

而后,门达便佯装怒气和顺天知府申辉大吵了一架,二人的手下也互相推搡,差一点就打了起来,就在这时,龙骧军左营参将白玉兴带着二百龙骧军鸟铳手赶来。

“奉定襄侯、兵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刘君韬之命,现将京营参将徐茂成、京营副将陈继勋府邸封锁,任何人不得出入,待到陛下定夺之后再行勘验!”

门达顿时松了一口气,瞪了顺天知府申辉一眼,然后向白玉兴行了礼,便带着手下离开了。

申辉则是赔笑上前,说道:“见过白将军,本官立即封锁这里,除了顺天府的人,不会有任何人进出这里的!”

白玉兴冷冷的说道:“徐将军和陈将军的府邸,由龙骧军封锁,大人可以走了!”

“本官是顺天知府……”

白玉兴不待申辉说完,便杀气腾腾的说道:“定襄侯说:任何人不得出入,包括顺天府的人!大人,走还是不走?”

申辉顿时语塞,灰溜溜的带着手下的三班衙役离开了。

“封锁这里,一只耗子都不能进去!”

“得令!”

与此同时,刘君韬已经奉旨进宫,成化帝听闻两名京营大将深夜被人灭门,顿时暴怒不已,气得连摔了好几个茶杯,侍奉的宫女、太监全都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出一下。

刘君韬也是脸色很难看,京营参将徐茂成、京营副将陈继勋都是全力支持自己变法的将领,这段时间处理甚大,二人在一夜之间满门被杀,傻子都知道是什么人干的,这些人想干什么!

“陛下!这些人无法无天,竟然暗杀朝廷大将,朝廷必须一查到底,否则大明律威严何在?陛下威严何在!”

成化帝也是愤怒的说道:“朕已经下旨,命令顺天府严查了!”

接着,成化帝又对刘君韬说道:“不过定襄侯此番推行的变法,是不是动静太大、太着急了?其中很多政策,朕能看出是为了大明好,但牵连太大,一个不留神便要动摇国本的!定襄侯到底想过没有,古来变法者,没有一个有好下场,又有几个能变法成功的!”

刘君韬正色说道:“陛下!只要大明富强,臣万死不辞!况且,臣此番变法动摇的都是士绅、官吏、豪强,这些人怎会是国本?真正的国本是百姓,是大明亿万黎民百姓!只要百姓富足,大明就会千秋万代!”

听到这里,成化帝也是微微动容,但是一想到此番要遇到的巨大阻力,成化帝心中便有些退意。

“变法之事还是从长计议吧,眼下先处理好今夜的案子!”

刘君韬却不退缩,大声说道:“难道陛下没看出来,今夜之事与变法本就是同一件事情!今夜之凶手不严惩,不但变法会成为奢望,日后朝廷也会受人掣肘!请陛下下旨,将此案从顺天府移送至北镇抚司,命北镇抚司指挥使门达全力缉拿贼凶!”

“有这个必要吗?”

刘君韬说道:“顺天府靠不住!臣以为,此事牵连甚大,只有北镇抚司可用。而且,臣已经调集龙骧军,封锁两处案发现场了!”

成化帝闻言猛然站来起来。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点击弹出菜单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