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顺者昌、逆者亡(二)

成化帝有些生气的看着刘君韬,说道:“未经朕的许可,定襄侯擅自调动兵马,是不是太过分了!”

刘君韬急忙跪下,说道:“陛下,臣接到北镇抚司指挥使门达的通报,两起凶案发生后,顺天府不是上奏陛下、会同北镇抚司一同查案,而是先去驱赶北镇抚司的锦衣卫,阻挠办案,形迹十分的可以,所以臣为了防止有人趁机破坏现场、阻挠办案,才出此下策,请陛下责罚!”

成化帝本也没想着处罚刘君韬,只是趁机敲打一下而已,这时又听到顺天府行事乖张,便眉头紧锁坐了下来:“如此,此案也应由顺天府和北镇抚司一同办理,想要将顺天府直接排除此案,不可能的!朝中大臣也绝不会同意!”

果然,次日早朝上,京营参将徐茂成、京营副将陈继勋全家被灭门的案子轰动了朝野,几乎所有大臣都要求立即追查、严惩凶手,几乎所有人都对变法的事情只字不提。

刘君韬当即提出要求将此案的审理权放到北镇抚司,顿时遭到了几乎所有文官的反对。

这些文官本来就对北镇抚司的锦衣卫没有什么好感,再加上此番变法的事情对刘君韬也充满了芥蒂,所以纷纷主张就由顺天府主持此番稽查。

成化帝也没有下定论,毕竟事关重大,一直在权衡利弊,只是听着双方的辩论。

刘君韬和一众武将纷纷主张非常事行非常手段,应由北镇抚司出手,尽快查明真相、严惩凶手。

但是朝中大臣认为,刘君韬提出的变法条文中,就有司法权交由北镇抚司管辖的条例,此番刘君韬正是想要借着眼下的案子来推行变法,其心可诛!

刘君韬当即予以反驳,认为京营参将徐茂成、京营副将陈继勋的死,就是因为朝中有人反对变法,所以才痛下杀手,必须要责令北镇抚司出面,尽快查清真相,将这些狼心狗肺之徒绳之以法!

双方争吵不断、互不相让,整个朝廷顿时人声鼎沸,成化帝也是不厌其烦,正要挥手退朝,准备思考一下再做定论。

这时,刘君韬在朝堂上愤怒说道:“此案必定与变法有关,定然是朝中有人反对变法,所以便暗杀支持变法之人!如今只是政见不同,这些贼子就敢行凶杀人、灭人全家,将来会干什么?今日这些贼人敢杀将军,朝廷如不严惩,明日这些贼人就敢杀皇族!”

此言一出,满朝文武都是骇然变色,刚才还争吵不断的朝堂,顿时变得鸦雀无声,那些文官也纷纷愣住,看向了刘君韬。

一些人脸上挂满了惊愕,一些人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还有一些人充满玩味的表情,等待着成化帝动怒。

可是刘君韬已经没有停止怒吼:“朝中争斗,必须要以大明律为准则,在大明律允许的情况下进行争斗,要斗而不破,否则便是党争!唐末牛李党争结果如何?大唐毁于一旦!今日,有人为了党争,竟然暗杀朝廷大将、杀人满门,如此大案,岂是顺天府的那些衙役、捕快能够应付的?必须由北镇抚司经办,限期破案!”

刘君韬的一番话,如同惊雷一般,顿时打醒了成化帝,让一直以来纠结不断的成化帝如梦初醒。

此时成化帝心中清明,朝中之事即便是再大的冲突,也要按照规矩办事,必须要遵循大明律的威严,这是底线!

而现在有人坏了规矩,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开始不择手段,如果不加以严办,那大明律的威严何在?自己这个帝王日后如何驾驭群臣!

想明白了这些,成化帝顿时有了准心,当即说道:“此案牵连甚广、非常恶劣,顺天府力所不及,朕决定命北镇抚司全力稽查,限期一月破案!”

话音刚落,刘君韬便长出了一口气,暗道:“陛下还是明事理的,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而其余的大部分文官则是炸了窝,在他们看来,成化帝的这道旨意就等于在事实上准许刘君韬变法的某些条款了,这一点是那些文官决不能接受的!

“陛下不可!北镇抚司岂可专权,锦衣卫绝不可增加权柄!”

“陛下此意,乃是庸言!”

“臣反对!”

“臣等奏请陛下收回成命!”

看着纷纷抗议的大臣,成化帝微微皱眉,同时心中更加坚定了支持刘君韬的打算。

眼下京营参将徐茂成、京营副将陈继勋两人全家被杀,这可是大明朝开国以来从没有过的大案,成化帝已经是心头挂上了一根弦。

而朝中文官为了与刘君韬抗衡,竟然联手向自己逼宫,这不是结党又是什么!

让这些文官权势冲天,成化帝的位置还坐得稳吗?将来又会有多少事情被掣肘?

想到这里,成化帝便冷笑说道:“此案,乃是国朝第一大案,顺天府整日都是处理些民间纠纷的小案子,有什么能力处理这样的大案?耽误了事情,放跑了贼凶,你们谁来承担罪责!”

这些文官争权夺利的劲头很大,可承担责任的勇气却没有多少,绝大部分文官都顿时偃旗息鼓,只有少数文官还在坚持,继续反对成化帝的旨意。

这时,刘君韬冷声说道:“陛下,臣建议:如果这些大人始终反对由北镇抚司主办此案,定然是这些大人有大能力和大决心,不如就让这几位大人主办此案好了。不过陛下要约法三章,如果几位大人在一个月内不能破案,便要治贻误军机之罪,立即下狱重办!”

成化帝闻言大笑着说道:“定襄侯所言极是!几位爱卿,你们意下如何?”

那几个坚持的文官还能说什么?

办案稽凶这样的事情,他们怎么可能会?答应下来铁定是个死!

一时间,所有的文官都不说话了,成化帝见状心中也是冷笑不止,同时说道:“就这么定了!此案,交由北镇抚司全权办理,北镇抚司指挥使门达主办,定襄侯刘君韬督办,限期一月,必须捉拿到真凶!”

“臣,领旨!”

当晚,北镇抚司指挥使门达便接到了成化帝的圣旨,心中也是苦笑不止。

不过,既然成化帝下了旨意,并且让定襄侯刘君韬督办,那自己便可以得到定襄侯的鼎力支持,想来此案也还是可以按时侦破的,毕竟定襄侯手下也有不少侦查方面的能人。

为此,指挥使门达也顾不上休息,连夜赶往刘君韬的府邸求见,向刘君韬求教此案的方略。

刘君韬自然是直截了当的说道:“此案,多半与朝中反对变法的大臣有关,指挥使可以将侦查方向放在这上面,同时从行凶火器方面入手。当然,指挥使是这方面的行家了,具体如何行事,自然是不用本宪多说的。”

门达本来就是想听一听刘君韬对凶手身份的猜测,也好定一定自己的心思。现在从刘君韬口中听到了自己想要的,门达心中也是坚定了不少。

门达小心翼翼的问道:“侯爷,如果此案牵连到朝中大臣,甚至是位高权重的那几位,我该如何行事?是不是先禀报陛下与侯爷之后,再动手抓人?”

刘君韬知道这是门达在为自己找后路,想要拉上几个保险,便说道:“禀报陛下就免了,时间紧迫,奏禀陛下时间太久,而且容易走漏风声,不利于缉拿真凶。所以……”

门达顿时心领神会,说道:“侯爷放心,一旦确定了真凶,我便第一时间禀报侯爷!”

“嗯,如此便好!”

待到门达回到北镇抚司衙门的时候,已经是黎明时分,此时整个北镇抚司都是灯火通明,所有总旗官以上的头目全都在大堂中等候,没有一个人敢提前离开,也没有人敢说一句话。

门达一脸疲惫的回来,径直走到堂上,端坐下来,说道:“陛下已经下旨,将京营参将徐茂成、京营副将陈继勋两家被害案交给了咱们北司,这是对咱们北司的看重和提点!你们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如果一个月内不能结案,我,肯定是要掉脑袋的,不过在我被杀头之前,你们的脑袋肯定会先掉!”

所有人都是浑身一震,急忙抱拳说道:“卑职愿追随大人缉拿真凶!”

这时,副指挥使小声问道:“大人,如果查到了某个大佬,咱们也要继续稽查下去吗?还是……”

门达瞪了副指挥使一眼,而后大声说道:“你们只管办案,别给我琢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咱们虽然都是幡子,但打根上都是武人,是和定襄侯站在一起的!现在有人杀上门了,那咱们就必须下死手,给我一查到底!不管背后真凶是谁,顺者昌、逆者亡!这,就是皇命!”

次日一早,整个北镇抚司炸了窝,数百锦衣卫朝着京师各处而去,整个京师都陷入了恐慌之中,大街上一队队锦衣卫招摇而过,不断盘查行人、住户,就连龙骧军将士也开始在大街上出现,整个京城的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点击弹出菜单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