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章 人人自危

这段时间以来,京师之内风云变幻,北镇抚司的锦衣卫每天昼夜不停的四处稽查,不但将矛头对准了京城内大大小小的官员,也没放过京城内的大户人家,和一些江湖人士,几乎将整个京城都翻了遍。

一时间,整个京城都是风声鹤唳,上到朝中大臣,下到平民百姓,几乎所有人都害怕锦衣卫上门,原本热闹非凡的京城转眼之间就变得萧条了起来,就连往日人潮稠密的前三门大街,此时也是人影稀少,一点也看不出往日的繁华来。

即便如此,北镇抚司指挥使门达还是不满意,特意面见刘君韬提出自己手下的人手太少,无法在短时间内全面清查京城,毕竟京城太大了。

刘君韬在奏请成化帝准许之后,便下令从南镇抚司调集七百人补充进北镇抚司,同时从五城兵马司调集了三千巡城弓兵,听从北镇抚司指挥使门达的调遣。

而驻守在京城的数万京营将士也参与其中,门达可以在请示刘君韬之后,请求驻军配合搜查任何人!

当然,龙骧军将士就不行了,门达无法调动,刘君韬也不会允许别人随意调遣天策军将士。

如此一来,京城内的气氛便更加凝重了,到了成化元年四月的时候,京城内已经有大大小小上百名官员被抓,门达将这些人全部投进昭狱之中,严刑拷问。

刘君韬看到门达送来的名单之后,心中明白其中肯定是有不少人是被冤枉的,但门达抓这些人也不是随意动手的,这份名单上的官员多多少少都有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或是贪赃、或是结党、或是弄权。

不得不说门达确实是心思玲珑,明白刘君韬的心意,竟然在缉拿凶犯的同时,还趁机将朝中不少违反大明律的官员拿下,这样一来朝中就空缺出不少的位置。

刘君韬也是毫不客气,当即下令从山东、山西各处学校之中,选拔精干人才,全部经过成化帝的殿试之后,补充到朝堂之中,大大增强了自己的势力,也在一定程度上净化了朝中的风气。

在门达主持缉拿凶犯的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北镇抚司和南镇抚司的锦衣卫强强联手,一面对昭狱之中的上百官员进行审问,得到了不少有价值的线索,同时也将京城中的江湖人士、不法悍匪抓了不少,几乎将京城的地下势力连根拔起!

当刘君韬见到卷宗的时候,也是惊叹了一声,没想到在天子脚下,竟然也有上千江湖人,这些江湖人不但有刀剑等朝廷并不怎么严禁的兵刃,甚至还有上百件布甲、几十杆火铳,和三颗震天雷!

看到这里,刘君韬也是一阵后怕,立即下令门达继续严查下去,这些火器决不能在民间传播开来!

虽然刘君韬坚决支持大力发展火器,但并不意味着愿意看到火器在民间泛滥,这不但会动摇大明的统治基础,而且还会导致火器技术外流。

一旦火器在民间流传出去,那些有财力、有关系的商人很容易便可以汇聚大批量的火器,这些商人之中有很多人都是金钱至上,说不准就会暗通鞑虏,将火器卖给胡人,甚至是自己拉起一支大军来!

刘君韬可不希望在自己的变法完成之前,大明先来一场火器大革~命。

随着时间的推移,京城内的官员人人自危,有很多人害怕自己会被牵连其中,都是成病在家,甚至不少人都辞官而去。

对于这些辞官的官员,北镇抚司指挥使门达毫不犹豫全部给抓了回来。

门达认为,这些人十年寒窗苦读,经过千军万马过了独木桥,才当了官员,这么轻易的就辞官不做了,肯定是做贼心虚。这些人即便跟此番的刺杀没有关系,那也是心中有鬼,肯定干过别的什么事情。

更何况,成化帝和刘君韬已经给门达下达了死命令,门达已经没有退路,自己只有有一个月的限期来破案缉凶,现在只剩下几天的时间而已,可是手中也只有一些线索,连一个凶犯都没抓住,更别说朝中的那些幕后黑手了,还都没有什么踪迹。

此时此刻,门达已经是急的火上房了,哪里还顾得上会不会冤枉好人?门达直接下令,让手下人使出全部的手段,哪怕将那些被关进昭狱的官员打死也在所不惜,必须在三天之内找到突破口!

短短两天时间,昭狱里的那些官员便被打死了二十九人,这些官员的家眷常年混迹京城,也都是手眼通天的主,即便如今京城内局势紧急,这些人也是听闻了消息,全都扶老携幼的赶到北镇抚司衙门外面喊冤,数百口人将北镇抚司衙门堵了个严严实实的。

北镇抚司指挥使门达见状也是火冒三丈,现在这个节骨眼上,竟然还出了这样的事情,顿时杀心大起。

但是门达有胆子将那些官员打死,却不敢对这数百老幼妇孺动手,这些人全都是京城或是各省达官贵人的亲属,这些人背后的势力盘根错节,不是门达能够得罪得起的。

更何况,如果门达真的对这些人大开杀戒,刘君韬也绝不会答应,门达肯定会死的很难看。

就在门达愁眉不展的时候,听闻消息的刘君韬派了中枢部部长蓝思齐赶来,当众对着这数百口人说道:“尔等聚众闹事,是想作乱吗!如今是什么形势?难道你们还想要再添把火吗!”

那数百人顿时乱哄哄的嚷了起来。

“我家老爷死的惨啊,这可是飞来横祸,大人可要为我们孤儿寡母做主啊!”

“锦衣卫擅杀好人,罪无可恕,请大人明鉴!”

蓝思齐喊了几声,那数百口人那里停得下来,继续在那边大声呼喊着。

于是蓝思齐便对身后的侍卫挥了挥手,三名侍卫立即举起了手中的手铳,对着天空一同开火。

巨大的火铳声想起,就如同在大街上响起了一阵炸雷一般,顿时惊得那数百口人愣在原地。闻着刺鼻的硝烟味,这些平日里骄横惯了的官员家眷顿时不敢再说话了,生怕下一声响起,便是对准自己开的。

蓝思齐这才大声说道:“朝廷既然将你们的家主抓进昭狱,就是有充足的证据,稍后北镇抚司也会将证据和判决给你们!现在京城内的什么形势,你们也都知道,你们要是再闹下去,那就是跟刺杀京营大将的贼人有关联,到时候就不是死一个人的事情,而是要满门抄斩、夷灭九族!你们自己想想吧!”

说完,蓝思齐径直带着侍卫离开了。

而那数百人则是嗡嗡的商议了起来,北镇抚司指挥使门达也是趁着这个机会将那些官员的罪证和判决准备了出来,说道:“你们有两条路:一,拿着这些罪证和判决回去,明日一早派人来认领尸体;再者就是,本指挥使请大家到昭狱去喝杯茶!”

此时,这数百人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底气,一些人低着头领了罪证和判决灰溜溜的走了,剩下的人虽然满心不甘,但时局如此,自家的家主也是手脚不干净,所以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眼见这场危机成功化解了,门达也是长出了一口气,待到那数百人散去之后,蓝思齐又去而复返,门达急忙上前见礼:“多谢蓝部长解围!”

蓝思齐回了礼,说道:“门大人,侯爷让我问一声,这案子办的怎么样了,陛下给的期限可是没剩几天了!”

“这……”

门达顿时语塞,脸色也是很不好看。

蓝思齐见状,微微摇头,径直走进了北镇抚司衙门,门达急忙上前引路。

二人来到门达办理公务的书房后,门达急忙抱拳说道:“还请大人教我!”

蓝思齐说道:“那些幕后黑手肯定是朝中文官,侯爷猜测多半是内阁中人,即便是查到了他们,估计陛下也会投鼠忌器,毕竟要动这些人,动静和代价都太大了,现在哈密卫的癿加思兰蠢蠢欲动,朝廷决不能大乱!”

门达瞬间就明白了,说道:“可是如今京城的动静已经这么大了,如果戛然而止的话,如何收场啊?”

蓝思齐冷笑着说道:“虽然侯爷准备给这些大佬留条命,但可没说给他们留面子!就算不动这些阁老,他们手下的那些官员,还有他们的羽翼,可以梳理一番吧?”

门达顿时醒悟了过来,同时心中也是寒气直冒,定襄侯刘君韬才多大年纪?也就三十多岁而已,手腕竟然如此老练,就连自己这个混迹锦衣卫多年的指挥使,也是自叹不如,完全不像是行伍出身的武将,此时反而更像是在朝中为官多年的权臣!

想到这里,门达也是有些惊慌:自己想过界了!

“门大人明白了?”

门达当即抱拳说道:“蓝部长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请蓝部长回去禀报侯爷:请侯爷静候佳音!”

“如此,甚好!”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点击弹出菜单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