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擦身子

    “姑娘?”

    “…”

    “姑娘?快醒醒…”

    “…”

    “姑娘!可别在这睡了,会着凉的。”

    “……嗯。”

    和曼曼眨巴了几下慵懒的眼皮,这才发现自己睡着了。

    睡着就睡着吧,叫醒她做什么,她伸了个懒腰悠悠地想着。

    “姑娘,这里还留了一桶热水,若是王爷想要擦身了,您可以直接取来用。”

    香彤想着自己的使命也该结束了,便同和曼曼交代着事宜。

    “嗯?”和曼曼坐了起身,揉了揉眼角,看了眼那桶水。

    ……

    唉。

    睡觉果真逃避不了现实。

    “知道了,你去吧。”

    和曼曼无奈地跳下躺椅对着香彤说,她摇摆了下自己的腰和脖子,又打了个哈欠,才考虑着要不要给白宁徽擦身子。

    香彤福身后便快速告退,自然还是将门带上了。

    和曼曼想了想,走去门边将门闩闩上,夜里还是关上门安全些,省得被相西洲那家伙闯了进来。

    接着才去给白宁徽准备擦身子的水,她也不纠结了,依照白宁徽那龟毛样,定然是不愿意身上带着汗睡觉的,且他更不会放过占她便宜的任何机会。

    她不如快点给他擦了身子了事,也懒得跟他扯半天皮。

    待和曼曼终于将水端去给白宁徽,只见白宁徽浑身阴郁之气浓浓散不开。

    和曼曼嘴角一抽,将手上的铜盆放在床边的盆架上,朝着白宁徽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这人也是厉害了,硬坐着等她这么久,还不困吗?

    白宁徽此时也不知自己是该跟她闹个脾气,还是要为总算瞧见了她而感到欣喜。

    他直觉这回沐浴的时间比上一回还要久上许多,不知她是不是故意的,擦头时还自己睡了去,浑然将他忘却,他真想起身把人拎过来教训。

    但见她披垂着长发,周身散发着沐浴后的清香,美得出尘绝伦,又有些气不起来。

    “你躺着,我给你擦身子。”

    和曼曼坐在床边直接进入正题,可没准备要开解他什么。

    白宁徽又该不知如何了,她要给自己擦身子本是件开心的事,可她走了这么久,见自己不高兴竟还不出言安慰,当真可气。

    他就这么扭动着唇角没有出声,一脸苦大仇深地望着和曼曼。

    和曼曼见这家伙这么不识趣,她自发的要给他擦身子,他竟还不感恩戴德的老实躺着?

    “不擦是吗?”

    她缓缓站了起身,作势要将脸盆端走。

    “你!”

    白宁徽一着急,也顾不上不高兴了,马上推开凭几躺倒,嘴上闷闷地吐出两字,“我擦。”

    “这就乖了,”和曼曼放开盆沿的手,走到床边给白宁徽盖好了被子,“你自己在被子里脱了上衣,我只给你擦上身,下身可擦不了,另外我这也没有你的衣服,擦完了你还得穿回去。”

    “下回啊,记得生病要在自己府中生,明白吗?”

    默默照着和曼曼指挥,在被窝里脱着里衣的白宁徽,听到此处一愣,继而得意地笑着说道:

    “你屋里有我的衣服。”

    “……”

    和曼曼拧着布的手一顿,眼珠子转了两下,“什么意思,你放了你的衣服在我屋子里?”

    “嗯。”

    脱去衣服的白宁徽,光着身子躺在和曼曼的被窝里,舒服地点点头。

    “啧…在哪?”和曼曼一脸不悦地问。

    她本想着要不要骂上两句,在别人屋里乱放自己的衣服,成何体统!

    但为了让他赶紧擦完身子睡觉,她还是别费这口舌了,反正骂他也是毫无卵用,他要能听算她输。

    “在你床下,有个箱子,钥匙放你书桌的抽屉里。”

    白宁徽眯着眼睛蹭着被子愉快地说。

    箱子是昨日傍晚他让内务府的人搬进来的,她人不在,自然不知道。

    “放这么远。”

    和曼曼皱着眉头扔下手上的布,快速跑去书屋拿钥匙。
<-->>